文章详情

当前位置 :主页 > 关于宇丰 >
直抵幽燕之地;龙飞九五
* 来源 :http://www.brudd.cn * 作者 : * 发表时间 : 2019-10-30 14:06 * 浏览 :

至正四年(1344)五月,黄河暴溢,北决白茅堤、金堤(今河南兰考东北)。沿河州郡先遇水灾,又遭旱灾、瘟疫,灾区人民死者过半。黄河决堤后,冲坏山东盐场,严重影响元朝政府的国库收入。至正十一年四月,顺帝命贾鲁为工部尚书、总治河防使,强征民工15万人开凿两百八十里新河道,使黄河东去,合淮河入海,时紧工迫,监督挖河的官吏乘机克扣河工食钱。河工挨饿受冻,群情激愤。至正十年底,元顺帝又决定变更钞法(见钞),滥 发纸币,造成物价飞腾。开河和变钞促使元末社会矛盾进一步激化。

刘福通是颍州(今安徽阜阳)人,韩山童是河北永年人。两人一直在北方地区秘密传教,石人挖出,时机已经成熟。至正十一年五月初,韩山童、刘福通聚众三千人于颍州颍上,杀黑牛白马,誓告天地,准备起义。刘福通宣称韩山童为宋徽宗八世孙,当为中国主,并自称南宋名将刘光世后代,当辅之。韩山童发布文告,打出虎贲三千,直抵幽燕之地;龙飞九五,重开大宋之天的战旗,表示推翻元朝,恢复大宋的决心。这次起义因事前泄密,遭到官府的围剿,韩山童牺牲。其妻杨氏、子韩林儿逃到武安(今江苏徐州)。刘福通突围后把起义群众组织起来。一举攻克颍州(今安徽阜阳)。因起义军头裹红巾,故称红巾军起义军多为白莲教徒,烧香拜佛,故又称香军。红巾军占领颍州后,元廷遣枢密院同知赫厮、秃赤率阿速军及各路汉军前往镇压,被红巾军击败。接着,红巾军占领亳州(今属安徽)、项城(今河南项城南)、朱皋(今河南固始北)。九月,克汝宁府(今河南汝南),又克息州(今河南息县)、光州(今河南潢川),人数已达十余万。

为推翻元朝的反动统治,起义军提出以明斗暗(明指起义军;暗指元朝统治)的口号,鼓舞群众向封建官府作斗争。北方红巾军从至正十五年(1355) 开始主动出击。二月,刘福通将韩林儿迎至亳州(今今属安徽),立韩林儿为小明王,国号大宋,年号龙凤,建立了北方红巾军的革命政权。刘福通任枢密院平章,不久,任丞相。

元朝后期,以蒙古族贵族为主的统治阶级,对各族特别是汉族人民的掠夺和奴役十分残酷。他们疯狂地兼并土地,把广阔的良田变为牧场,如大臣伯彦得赏赐土地就达2万顷。大地主广占土地,驱役佃户(赵天麟元中统五年奏疏称:又江南豪民广占农地,驱役佃戸,无爵邑而有封君之贵,无印节而有官府之权)。农民失去土地沦为奴婢。官府横征暴敛,苛捐杂税名目繁多,全国税额比元初增加20倍。

众至十余万,元兵不能御。当时社会上流传着这样一首诗: 天遣魔军杀不平,不平人杀不平人,不平人杀不平者,杀尽不平方太平。(见 :元陶宗仪《南村辍耕録》卷二十八 陶在记述了江阴地方大姓许晋父子组织义军配合官军对抗红巾军身死的事件以及杭州胡仲斌招募恶少年以赤心护国、担杀红巾为号而欲作乱被其叔告发到官的事件后,引用了这首扶乩诗,并说明此扶乩语,验之今日果然,似乎是在描述元末各种恶势力互相乱杀的情况)反映了元朝统治下的阶级对立和民族压迫的社会现实,表达了被压迫的广大农民的政治理想。红巾军所到之处,开仓散米,赈济贫农,深得人民拥护。群众纷纷加入红巾军,队伍迅速扩大到几十万人。

元末阶级矛盾和民族矛盾的极端尖锐化,终于导致了元末农民起义。这次起义规模大、时间久,以红巾军为主力的农民起义军沉重打击了元朝在全国各地的统治,为朱元璋最后推翻元朝创造了条件。

在红巾军的影响下,全国各地农民纷起响应。人数较多的有蕲水(今湖北浠水)的徐寿辉部、萧县(今属安徽)的芝麻李部、南阳(今属河南)的布王三部、荆樊的孟海马部、濠州(今安徽凤阳)的郭子兴部等。

贾鲁开河后,北方白莲教首领韩山童及其教友刘福通等决定抓住这一时机,发动武装起义。他们一面加紧宣传弥勒下生、明王出世,一面又散布民谣石人一只眼,挑动黄河天下反,并暗地里凿了一个独眼石人,埋在即将挖掘的黄陵岗附近河道上。独眼石人挖出后,河工们惊诧不已,消息传出,大河南北,反抗的烈火顿时燃起。

元朝统治者挥霍无度,到处搜罗民间财宝美女,天天供佛炼丹。政府财政入不敷出,滥发货币,祸国殃民。加上黄河连年失修,多次决口,真是民不聊生,出现了流民死者已满路,生者与鬼邻的悲惨局面。反抗的烈火在人民心中燃起。社会上流传着一日三遍打,不反待如何的歌谣元末任非其人,酷刑横歛,台温处之民树旗村落曰:天高皇帝远,民少相公多。一日三遍打,不反待如何?由是黄岩方谷珍因而肇乱江淮,红巾徧四方矣。